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热点 > 新闻中心 >
他们为什么“二次入伍”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谈到为什么会“二次入伍”,火箭军某旅技术一营战士乔卓给出的答案非常简单,“因为我对军营割舍不下!”

乔卓的爷爷是一名老兵,他从小听着爷爷打仗的故事长大,对军营充满了向往。

2016年,乔卓报名参军,成为联勤保障部队的一员。下连后,他被分配到某军需仓库担任保管员。看到单位的班长骨干对各类物资被装“一口清”“一摸准”,他感觉压力很大。经过不断努力,乔卓逐渐掌握了各项工作流程,当班长骨干不在时,他也能独当一面。

有一次,乔卓和战友凌晨接到上级命令:紧急调拨一批送往边防一线的驻训物资。物资打包、装箱运输、点验装车……他和战友一夜未合眼,赶在天亮之前完成装载。“看着一节节装满物资的军列奔赴边防一线,自己的苦累都不算什么了!”他说。

入伍第一年,乔卓就被评为“优秀义务兵”。两年的摔打锤炼,乔卓对部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走与留之间,他选择留队,可事与愿违,由于部队调整改革,单位重新划编,乔卓和身边的不少战友因为单位超编不得不退役返乡。

回到家乡,乔卓把遗憾深深埋在心底。有一天,一位老战友告诉他一个好消息:“退役军人只要符合条件,也可以二次入伍。”

乔卓跟父母商量后,再次报名应征。经历熟悉的报名、政审、体检等一项项流程,他顺利登上远行的列车,如愿二次入伍成为一名“东风快递员”。

该旅战士苏宗宇有着和乔卓大致相同的经历。2017年的9月,苏宗宇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森林武警战士,先后参与了数十场火情应急救援任务。“每完成一次救火任务,对军人的使命就多一分了解。”苏宗宇说。

然而,2018年3月21日,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森林武警集体改编为非现役专业队伍,并入应急管理部,苏宗宇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军营。

回到家中,没有了火场上的挥汗如雨、没有了练兵场上的摸爬滚打,苏宗宇一时很不适应。2019年9月,苏宗宇在网上完成注册,二次入伍加入“导弹方阵”。“再次穿上这身朝思暮想的军装,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激动。”他说。

对于未来,苏宗宇有清晰的规划:昔日部队调整改革阻断了从军的脚步,今后一定要踏踏实实继续走下去。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提干成为一名军官。

在群山环绕的火箭军某旅发射二营阵地,正在紧张训练的上等兵马建程也是二次入伍。2016年,马建程来到陆军第82集团军某合成旅服役,担任被称为“高射炮之眼”的一炮手岗位。由于表现优秀,他第一年就被评为“优秀义务兵”,并获嘉奖一次。

2018年9月,马建程脱下军装,回到铁路学校就读。毕业后马建程被分配到中铁局工作,在单位岗前培训期间,因为有过当兵的经历,马建程当仁不让成为集训队的总教官,其过硬的军事素质让同事刮目相看:“当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

2019年6月,哥哥马建鑫大学毕业,看到弟弟从部队回来后精神气质与很多同龄人不一样,很是羡慕。

“哥,要不要去当兵,我们一起报名。”

“去,我早就想去了!”

返乡不到一年,马建程带着哥哥到武装部又报了名。哥哥马建鑫入伍来到张思德的老部队服役,马建程成为一名光荣的导弹兵。

不同的军种、不同的军装、不同的岗位,但他们兄弟俩却有着相同的目标:为理想而来,为打赢而战。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能打仗,打胜仗……”再次走进军营,看着熟悉的标语、听着熟悉的口号,马建程依旧热血沸腾。

新兵连的第一次考核,他就让所有新兵刮目相看:体能成绩综合第一,理论考试综合第一。在新兵班长眼中,马建程整理内务速度最快、队列行进步伐最稳、体能训练更是连夺冠军,被新兵连任命为唯一一名“新兵助理教练员”,成了同年兵膜拜的对象。

“这周,我登上了连队龙虎榜。”课余时间,马建程和哥哥经常视频通话,兄弟俩互相鼓励,努力争当训练尖兵。

“除了火箭军,我哪儿都不去,虽然我已经当了两年火箭兵,但还没有见过导弹长啥样。”第二次入伍填写志愿时,段正阳面对家乡人武部领导给出的兵种选项斩钉截铁地说。

第一次入伍在火箭军机关服役,段正阳那时就梦想着能亲自按下“点火”按钮,把导弹送上云霄。

义务兵服役期满,因为要完成学业,段正阳恋恋不舍地离开军营。退役返校的无数个夜晚,他都梦回军营、梦回导弹发射场。

“在我们这儿,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参与导弹发射。”段正阳新兵下连,分配到位于大山深处的火箭军某旅发射营,班长给他来了个“下马威”。为了心中的梦想,段正阳白天聆听专业骨干集中授课和串讲答疑,晚上消化理解学习内容,很快就在同年兵中脱颖而出。

去年9月,西北某发射场。随着指挥员下达的口令,导弹发射进入倒计时,指挥所大屏上各种数据频频跳转,导弹昂首蓄势待发,所有操作号手屏息凝神。

“点火灯亮!”“起飞灯亮……”导弹成功点火发射并精准命中目标,打出历史最高精度。

导弹腾飞的一刹那,段正阳凝望着空中导弹升空留下的轨迹,忍不住热泪盈眶。他说,虽然这次没能亲手按下“点火”按钮,但能全程参与见证发射,也算实现了自己的“小目标”。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亲手按下“点火”键,让导弹翱翔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