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事服务 > 政府结构 >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

第一件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下台

6月13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下台了,结束了他的12年总理生涯。取而代之的是来自统一右翼联盟的贝内特。

在贝内特成为以色列总理后,内塔尼亚胡显然非常恼怒,称他们可能变得软弱,尤其是在和伊朗的斗争中。

那么,贝内特的中东政策又会如何?对美国的影响是什么?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①、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白贝内特是个什么样的政客。纳夫塔利·贝内特生于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少年时曾在美国旧金山生活,虽然自幼立志成为以色列总理,但却曾在商界打拼、并在美国创立过软件公司。2006年,贝内特涉足政界、成为内塔尼亚胡的重要幕僚,但到2008年时两人就产生了隔阂,这导致2013年起贝内特开始“单干”、并担任某右翼政党的领导角色。即便如此,在内塔尼亚胡执政期间,贝内特在以色列内阁中仍然算得上底盘坚实,曾担任过以色列教育部长、国防部长、经济部长和耶路撒冷兼大流散事务部长等要职。而在以色列政客当中,贝内特也算得上是比较有才干的角色,他在担任政府公职期间无论是推动经济改革还是管控新冠疫情都颇有成效,这为他在以色列政坛积累了坚实的基础。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②、而在政治倾向上,贝内特算得上是个典型的以色列右翼政客。身为极端民族主义者的贝内特,一贯有“比内塔尼亚胡更加右翼”的评价。他不但主张巩固犹太人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定居点,而且多次在国际场合拒绝“两国方案”、反对巴勒斯坦建国。可以说,从“右翼程度”来看,贝内特和内塔尼亚胡是95分和85分的区别,这一点并不难理解——如果贝内特本人不够“右”,那么他也就没有可能被右翼阵营推举为领导人,更无缘担任以色列总理一职。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或者换句话说,身为一个坚定的右翼份子的贝内特能上台,本来就是以色列右翼阵营执政理念的体现。所以,盼望贝内特上台以后以色列当局能在中东问题上出现明显政策调整的人,或许会非常失望。可以判断的是,在贝内特执政期间,以色列仍然将保持对巴勒斯坦特别是哈马斯的高压态势,双方关系紧张程度不会得到缓解。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③、贝内特上台,这并不意味着以色列在政策方面完全没有变数。由于此前以色列中左翼阵营在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后未能成功组阁,中左翼阵营领导人拉皮德选择同贝内特联合推翻内塔尼亚胡,这成为了内塔尼亚胡最终下野的关键因素。但拉皮德和贝内特在政治倾向上可以说完全相反、政策主张也是南辕北辙,作为妥协的方案就是两人将在联合政府中轮流担任总理和副总理,这意味着在贝内特担任总理的两年任期后,以色列将迎来由中左翼的拉皮德担任总理的时期,这种左右翼之间的妥协或许会让以色列获得调整政策的转机。而对于美国来说,在贝内特担任总理期间,鉴于以色列右翼在政策上的延续性以及贝内特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出现涉及以色列的政策调整可能性不大。但拉皮德执政后,如果以色列确实发生了政策调整,美国也将不得不同步改变中东问题的态度,至于这种调整的影响目前尤未可知。

那么,美国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美国总统拜登也第一时间和新任以色列总理互动,发表声明祝贺贝内特,并表示他期待与新总理合作。还表示,华盛顿打算与以色列政府密切合作,努力促进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和平、安全和繁荣。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贝内特办公室的一份声明说,两位领导人“强调了以色列和美国结盟的重要性,以及他们对加强两国关系和维护以色列国安全的承诺。通话期间,贝内特还对拜登“在最近在加沙的行动中对以色列的支持”表示赞赏。

第二件事:普京态度转变表示可以与美国之间达成网络罪犯引渡

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13日表示,俄罗斯准备在接受同等条件的基础上将网络罪犯引渡到美国。据塔斯社报道,普京表示俄罗斯和美国都必须“接受同等条件”。

普京此时发出这样的言论,显然是为美俄峰会制造良好的氛围,在此之前,美俄之间的关系已经跌到冰点,双方之间也是屡屡爆出强硬的态度,让人觉得美俄峰会有可能随时取消。但是目前看,美俄双方都希望6月16日的日内瓦峰会如期举行。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美俄峰会的看点是什么?

①、美国对于俄罗斯的希望是建立一个稳定可预测的关系,显然,美国在乌克兰顿巴斯危局中感受到了自己不可能主导局势的缺憾。而和俄罗斯建立一个广泛有热线联系的区域沟通部门,可以加强美国对区域问题可控的介入力度。但是俄罗斯不可能会同意美国的降维性热线联系,保持较高层级的沟通对于俄罗斯而言来说已经够了。如果各种问题都要和美国沟通处于美国的认知范围内,俄罗斯在区域问题上将丝毫没有主动性。不可预测性,反而是美俄较量中对于俄罗斯有利的一面。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②、顿巴斯问题会是美俄触及的点,但是双方不可能就此达成实质性约定,因为顿巴斯问题俄罗斯的立场十分鲜明,可以通过法德+“乌克兰三方”以及俄罗斯的模式来解决,让美国参入其中,只会降低俄罗斯的话语权,而且会让局部问题更加国际化。俄罗斯可以接受顿巴斯问题的欧洲化,但是绝对不会让顿巴斯问题“美国化”。

③、随着双方都退出了《开放天空条约》,军备控制话题必然会被提起,如果双方不能就中程弹道导弹和核武器相关方面的问题进行磋商,那么未来美俄的军备竞赛将会充满变数。

第三件事:拜登赞同普京说的美俄关系达到近年来最低点

在G7峰会期间,拜登表示美俄关系的确像普京说的一样处于近年来最低点。拜登这样的表态,间接也承认了美俄关系的重要性,以及和俄罗斯闹僵并不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而当着欧盟主要国家说这样的话,实际上也是一种安慰话,毕竟欧盟对待俄罗斯的态度并不和美国完全一致。

6月13日,世界发生三件大事,以色列总理下台,普京态度变了

 

尤其是德国,德国在能源交易上已经和俄罗斯完成了首条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美国要修复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就必须确定未来对北溪-2号的态度不会摇摆不定,而拜登提出主动改善和俄罗斯关系,显然会让德国觉得美国这次有诚意。

当然,主要的依然是拜登寻求和普京对话,释放友善信号。对于拜登而言,和俄罗斯直接对话,会对自己的国内支持度以及中间选民产生影响,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美俄关系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选民的态度,所以拜登此次会见普京,不管有没有成果,对于民主党而言都不是一件坏事,既然不是一件坏事,拜登自然会去做。